00-楔子

 

這夜晚,特別寧靜。

在經過毫無勝算的打鬥後,異常的死寂……

淌著血的無辜動物,沒有殺傷力,只懂得忠心。

明明我…什麼事都沒做,隨著人類拾起、拋棄,甚至虐待,為什麼將我至於死地?

原本想,這樣就好,只要我什麼事都不做,就可以安穩的度過這一生。

今夜拾起我的人類卻毫不留情的將尖銳物砸在我身上,一遍又一遍,明明已經遍體鱗傷,但我卻從不會責怪人類…

因為我們曾經快樂過,我就相信他一定會再和我玩樂,只是我需要忍過一時。

然而今晚,我錯了。

手裡握著綠色玻璃瓶,往我頭上砸下,瓶內的液體噴灑出來,手裡握著的東西轉變成可以致死的尖銳物,

然而我就是被那東西致於死地的生物。

哀號聲微弱,狠心的人類,很快的將這件事情落幕……

從那天起,我發誓再也不對人類忠心,我也不是任憑你們呼來喚去的寵物。

總有一天我會報仇!我會殺光你們人類!

再也不是那條忠心的狗--

 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 

「喵嗚--喵嗚--」在深夜裡,傳來貓咪的哀嚎。然而發出聲音的,是一隻黑貓。

上下打量應該是個雜種,不換就顏色說來還算不錯。

如此無辜的動物,卻遭到人類無情拋棄--

「嘖!吵死了!」不知打哪兒來個醉漢,一腳狠踹在貓咪身上。牠因驚嚇而躍起,向後跳了一步。

醉漢還不罷休,晃頭晃腦,找到個和黑貓體型差不多的透明塑膠袋,趁著黑貓不注意,就往牠身上套去。

舉起手上的公事包,一回又一回重砸在黑貓藐小的軀體上。

是隻流浪貓,要靠著吃人類因奢侈吃剩的食物來度日,瘦骨如柴的身體,根本不堪一擊,還遭受到這樣的打擊。

 『噗滋--』首先是鮮血四濺,緊接著"碰"的一聲,人類應聲倒地。

塑膠袋隨後發出"唰啦唰啦"的聲響,小黑貓毫髮無傷的從袋中爬出。

「真是的…又被人類欺負了。」一個低沉的嗓音響起,發出聲音的他,還是該說是牠?

「喵--」貓蹭了蹭那人的腳,散發野獸般氣息的半獸人--犬無。

 

= = = = = =(以犬無為第一人稱)= = = = = =

 

「沒事就好好的躲著,我不是說過會去找食物給你的嗎?」我蹲下身來,摸了摸牠的頭,小貓乖巧的向我撒嬌,一副享受的樣子被撫摸著。

不是飼主,只是夥伴。沒錯,是兩種野生動物的夥伴。

雖說我是條狗,但我只憎恨人類。野生動物什麼的,才不管人類說是不是敵人,我都視為同伴。

「屍體該怎麼辦才好呢…嘖,我可不想吃這種不可口的食物啊。」看著剛才對動物肆虐而被我攻擊,淌血倒地的人類慘死的模樣,看了就厭煩。

不過想想和當年的我蠻像的?這麼想的我冷笑了一下。

「我看…還是帶走好了。烏鴉們會很高興我替他們獻禮的。」一個俐落的動作,我將屍體扛上身,一躍而起,一下就消失在命案現場了。

 

 

02-那個人類

 

(第三人稱為主)

「唔…今天打工也真累人哪……」扭扭頸部,闔上雙眼的這個男人是,普通的弱氣青年,剛畢業沒多久,從滿十六歲那年起就開始打零工,賺取微薄收入。

閉上雙眼,長長的睫毛,稍長的劉海,有些自然捲,正好蓋住了鼻梁的位置。就長相來與明星相比,可說是毫不遜色!

然而眼前的這位少年,名叫彌生。

「不過今天認真打工,老闆送了我幾個麵包,看來這幾天可以暫時不愁吃了!」舉起手中的袋子搔搔頭,臉上還不時掛著傻笑。

彌生突然停下腳步,原來是有隻黑貓擋在身前。

瘦弱的模樣,令他越看越不捨,隨手從袋中掏了個麵包出來。「來,吃嗎?」

黑貓望了他幾眼,再看看那塊散發著奶油香的奶油麵包,頭悄悄的湊了過去。

牠嗅了嗅,彌生為了不驚嚇貓,盡量僵著不動。

很快的,那塊麵包擄獲了黑貓的心,黑貓咬下一口後,像放下警戒似的,從彌生手裡咬下那塊麵包,放在地上啃食著。

咬沒幾口,突然有人一腳將麵包踢飛。彌生抬起頭來看,是幾個還沒畢業的痞子高中生。

「你…你們……」彌生頓時啞口無言,即使年紀比他們大,但心裡其實也是會害怕的。

「餵流浪動物啊?真--是好心!不過,你不知道不能隨便亂餵動物吃東西的嗎?」其中一個頂著刺蝟頭,染上一頭金髮,右耳戴了個骷髏耳環的高中生說了。

他隨後踩了那塊被自己踢不遠的麵包,又將腳踢向黑貓。一個重心不穩,牠跌在一旁。「哎呀!我真是不小心。」

「別、別太過分了!牠…牠只是隻小貓而已……」彌生忍不住怒氣,對著三名高中生怒吼著,很快的引來一陣恥笑。

「你聽到了嗎?他說"別、別太過分囉--"」刺蝟頭身後幾個看來較普通的高中生開始學著彌生,裝出娘兒們似的模樣,還不時擺腰扭臀。

「哈哈哈!你說…過分嗎?」刺蝟頭用力的踩住黑貓尾巴,使牠無法逃離。「兄弟們,踩牠!把這隻流浪貓踩死!」

痞子口中的"兄弟"隨後圍住黑貓,彌生卻是先用手掌蓋住黑貓,再用頭去阻止他們踐踏牠。

「老、老大…」身後兩個人看到這麼一幕,全都愣住了。

「怎麼?怕什麼?照踩啊!踩到他暈過去!」兩人果然乖乖行事,對著彌生的頭部踐踏著。

彌生咬緊牙關,忍著痛楚,說什麼也要保護這隻無辜的貓咪。

說來也怪,踐踏著彌生的雙腳,不知何時少了一隻?

「喂、我說你啊!幹麼停住了呢?你…唔!!」痞子一個轉身,不詳的事情在眼前立即上演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噴血阿樹 的頭像
噴血阿樹

♬噴血啊樹(?)ヽ•´з`•ノ

噴血阿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